TXT小說網

第七十六章 一出大戲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次日清晨,距離洺州兩百多里外的衛州方向,蘇定方正做著緊張的戰前準備工作,若是平時,他應該檢查的是鎧甲有沒有束緊,兵器是不是鋒利。

    然而,這一次,他卻是在檢查馬背上的布袋里,豆干帶的是否充足,于秋特意讓人給馬掌上釘的那些月牙形鐵條是否牢固,整個騎兵隊二百多號騎兵,絲毫沒有戰前的緊張氣氛,反而有一種即將要離開是非之地的解脫。

    “你們不像是要血戰一場的樣子。”羅士信看到蘇定方給自己送過來的一大陶碗帶著少許咸辣味的豆干之后道。

    這種豆干他之前吃過,很美味,即便是身強體壯如他,吃上一碗,也能保證一天不餓,比關中腌制的肉干也是不差。

    但是,蘇定方卻沒有必要在即將把自己交還給秦王的時候,給自己吃這么多食物,他眼前的這一大陶碗,足有三四斤之多,吃下去之后,只怕是一整天都不用擔心餓肚子了,河北軍的糧食可并不怎么豐富。

    “血不血戰,其實得看你,你應該知道,李世民是不可能用糧食來換你的,所以,談崩了之后,我會帶著你去突厥走一遭,李世要是顧念你與他之間的情意,就不會不顧你的生死,讓人出來攔截我們,所以,飯你也不能白吃,到了突厥之后,你也要為北地百姓的生存出一份力,想辦法多為他們弄回一些吃食。”

    “你效忠的是北地百姓,而不是劉黑闥,為何不直接倒戈,投了秦王殿下,結束這場戰爭,這樣,北地的百姓就都有救了。”羅士信難得的想到了一套說詞,向蘇定方勸道。

    蘇定方搖了搖頭道,“我不這么認為,一年前,漢東王沒有起事的時候,這里就在李唐的治下,其結果就是,百姓食不果腹,難以生存,那個時候李唐朝廷沒能管的了他們,以后只怕也是管不過來,因為,你所謂的秦王李世民,他只是李唐的秦王,而不是李唐真正的掌權者,現在李唐掌權的,是為那些世家門閥利益考慮的皇帝李淵,太子李建成。

    所以,北地的百姓,只有自救這一條路可以走,在這方面,我更相信秋哥兒,他是我見過的最聰慧的人,他能帶領大家吃上飯。”

    聞言,羅士信沉默了,他發現,蘇定方并非一個十惡不赦的反賊,他只是一心想要帶著老百姓求活而已。

    而現在,他終于知道了于秋是個什么樣的人,他是一個想要帶著北地老百姓活下的大仁大智之人,這樣的人,連李世民都會選擇跟他合作,未來,或許會擔任朝廷官職,自己,哪怕是暫時效力于他,其實也并不算背叛李唐。

    一套甲胄和一桿長槍被蘇定方掛在了拉囚車的那匹戰馬的背上,羅士信一眼就認出了這是他被擒之前所用之物,松開了枷鎖和腳鐐的羅士信不認為一輛木質的箱籠車能夠困的住自己。

    然而,此刻他心里卻并沒有想要逃走的意思,他很想看了一看,李世民對自己究竟是什么態度,究竟會不會顧念自己的生死。

    而此時,在距離他們不到三十里的唐軍衛州大營中,早起的李世民正召集了軍中的高級將領軍議,范圍甚至控制在十個人以內,因為,他的戰略意圖,根本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

    “這個盧三公子倒是真會給人出難題,即要咱們出兵打這個蘇定方,又不能對他們造成實質性的傷害,這是要咱們好幾萬人陪著他唱大戲呢!”杜如晦語帶幾分調侃的意味道。

    “雖然有些兒戲,但是不得不說,他的辦法很可行。給劉黑闥營造出一種他能夠打的過咱們,只是缺糧食,有糧食就能渡過難關的假象,確實能夠引誘劉黑闥對北地的豪強動手。”房玄齡摸了摸胡須笑道。

    “如果僅此而已,你們就小瞧了于秋此人,看看吧!這是他之前托那個叫闞棱的水軍校尉送過來的。”李世民面無表情的笑著,將一張紙條拿出來道。

    房玄齡和杜如晦兩人聚在一起看了一下,頓時連連點頭,原來,于秋是讓李世民即刻派五百甲士潛伏到寡婦村附近,如果洺州那些豪強想要趁著村子里空虛,搶奪制鹽的秘方,那么這些人就可以將其保下來。

    如果洺州那邊的豪強不肯動手,那么,這些人就可以在寡婦村劫掠一番,將其嫁禍給洺州的那些豪強,劉黑闥要是知道自己后方的糧草被劫,進退失據,那么必定會對洺州城的那些豪強揮起屠刀。

    “盧恒宇此人用計毒辣,環環相扣,劉黑闥算是被他謀算的死死的了,咱們就依了他,陪他唱一出大戲便好,倒是闞棱此人,乃是淮南杜伏威的義子,怎么又跟他勾搭上了?”杜如晦的腦瓜子十分清醒,視線一直都著眼全局,可沒有漏掉李世民剛才提出來的這個人名。

    李世民敲了敲桌面道,“淮南盛產豆類作物,闞棱來找他,是想要學習如何將豆類制作成人可以食用的食物,而于秋接觸他,是為了糧食。包括之前他將那些耕犁的制造技術交給我們,展示給各地世家看的目的,也是為了給所有人一個糧食即將增產,價值即將回落的預期,讓這些世家大族,進入一輪主動降低糧價的競爭中,拋售出手中的糧食,僅僅是這兩三日時間,河洛之地的糧價就降了兩成左右,淮南之地可能降的更多,效果不可謂不大。”

    “淮南之地,幾乎沒有受到這些年中原大戰的波及,存糧確實頗豐,只是,如果讓他們大批量的將糧食運送到河北,會不會讓劉黑闥緩過氣來?”年僅二十來歲,卻已經是千牛衛將軍的李道宗提出疑問道。

    “劉黑闥只要走上了屠戮世家豪強的道路,就將成為天下世家豪強的公敵,那么,他就離死不遠了,至于淮南的糧食到了河北會資助劉黑闥,你也大可放心。

    且不說淮南軍自身就窮困不堪,根本沒有多少糧食送到河北來,就算是有這個風險,我也打算給他們大開方便之門。

    因為,盧恒宇不養這些人,就得我們自己來養,河北之地,可是有百萬之眾,他們去年一年幾乎都沒有耕種,到了今年,大部份百姓已經走入了絕境,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個盧三公子,究竟有何本事,居然敢放言,只要我能保證河北之地的商路暢通,他就能不費朝廷一米一栗,養活這么多人。”李世民臉上露出意味難明的神色道。

    他并沒有說出淮南水軍有意向自己投誠的意思,畢竟,他與李建成的爭斗,目前還沒有擺在明面上,而相比于長安城那些有的沒的相互攻詐的事情,他更加看重的,是軍事實力,算是一個很早就看透了槍桿子里才能出政權的人。

    “那么,殿下以為,由何人出戰蘇定方最為合適?”眼瞅著斥候前來匯報蘇定方的距離,房玄齡直入主題道。

    “玄齡以為,不用跟這個蘇定方談談么?”李世民看向房玄齡道。

    “一旦您出面去談,只怕會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那盧恒宇的心思,可不只是謀算劉黑闥,您也在他的謀算之列。”房玄齡笑了笑道。

    “是么?他謀算我什么?”李世民詫異的問道。

    房玄齡答道,“自然是陷入敵營的羅士信羅將軍。”

    聞言,李世民目光一凝,卻是想到了于秋讓蘇定方帶著羅士信來找自己換糧食的事情,屆時,自己換也不是,不換也不是,只怕,最終會傷了羅士信的心。

    “哼,本王險些又被這豎子謀算了。”李世民一拍案幾,有些惱火的道。

    說完之后,他又直接朝左近一直悶不出聲的秦瓊道,“便請叔寶領騎兵走一遭,道宗領大隊步兵隨后策應,務必讓那蘇定方狼狽一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