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說網

第四十八章 新朋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世界上居然有人這么不要臉,傷害了別人不提賠償,還索要友情?

    杜云舒罵了句“厚顏無恥”,便后退一步,擋在那只手和申文學之間。

    申文學是她的!必須和江新男分享,她已經勉為其難了,如果再來這么個全欣欣,她是十萬個不答應的!

    好在申文學說道:“交不交朋友另說,你放冷煙花燒壞了我的新裙子,你就得賠!”

    好閨蜜,三觀正!

    杜云舒不由欣慰,回身對著申文學夸張地鼓掌,臉上是滑稽的表情。

    “我又沒有說不賠,我全欣欣這個人一向敢作敢當,如果剛才我不自己走出來,你們又能奈我何呢?”

    申文學看了看周圍的人群,全欣欣說的不無道理。

    杜云舒卻冷嗤:“你當然可以自己選擇當縮頭烏龜啊!”

    全欣欣沒有理會杜云舒,繼續對申文學說道:“我想和你交朋友,首先因為你今天和我穿了同款……”

    申文學看看全欣欣,再看看自己,兩人都是大紅色的羊絨大衣。撞衫,也是緣分啊!

    “其次因為你長得好看……”是的,全欣欣從沒有看過像申文學長得這么好看的女孩子,如果申文學加入她的閨蜜團,勢必提升她整個閨蜜團的顏值啊!

    “更因為你雖然長得好看,但是竟然有腦子!”

    申文學:“……”

    好看和有腦子怎么不是遞進關系,而是轉折關系呢?

    “你的裙子被我的冷煙花燒壞了,我提出和你交朋友,不按套路出牌吧?可是你竟然沒有因為我的熱情而沖昏頭腦,堅決要賠償,說明你是個遇事不慌、沉著冷靜,什么時候都不會喪失思考能力的人,我喜歡,我欽佩,所以,和我交朋友吧!”

    全欣欣再次向申文學伸出手去,然后杜云舒眼睜睜看著申文學也向她伸出手,兩個女孩子的手在她面前肆無忌憚地握在了一起。

    全欣欣鄭重地再次介紹自己:“我叫全欣欣,我的愿望就是祝愿全天下都能欣欣向榮!”

    “我叫申文學,我的愿望就是……”申文學打住,她似乎沒有愿望啊,于是鄭重說了兩個字,“幸會!”

    “同幸會!”

    “我先走了!”杜云舒氣得想回家,可是轉念一想,自己要是走了,她們兩個二人世界,感情不是要瞬間升溫,不行不行,她得留下來,“我又不走了!”

    于是三個女孩子一起放煙花,全欣欣買的一大箱冷煙花很快就放完了。

    杜云舒已經玩上了癮,“這么快就沒得玩了?不行不行,我還想繼續……”

    全欣欣說:“這好辦,馬上滿足你!”

    于是全欣欣掏出手機打電話,很快總務主任便用小電驢載著一大箱冷煙花趕到。

    “男閨蜜!”全欣欣生怕杜云舒和申文學要誤會來人是男朋友,忙不迭給總務主任正身。

    居然還可以有男閨蜜!杜云舒憤憤。

    “我的男閨蜜不止一個!”全欣欣玩得很熱了,將大紅羊絨大衣脫了,讓總務主任拿著,一邊繼續放煙花。

    居然還不止一個!杜云舒更加憤憤,她一邊脫自己外套,一邊招呼申文學:“文學,我也熱了,你熱不熱,反正有男閨蜜,不熱白不熱!”

    申文學確實也玩熱了,脫了自己的外套,和杜云舒的一起交到總務主任手上。

    全欣欣一邊和杜云舒放煙花,一邊朝總務主任喊話:“天靈靈,我和文學的衣服是同款,你別拿混了!”

    “不會不會,你就安心放你的煙花吧,左手是你的,右手是她的。”總務主任好脾氣地回應全欣欣。

    “你叫天靈靈?”申文學奇怪地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年齡大不了幾歲的年輕人。

    “翟天靈!她調皮,老要給我起綽號。”翟天靈一臉樂在其中的苦悶。

    他往全欣欣杜云舒的方向瞅了瞅,兩人正專注放煙花,比誰的煙花放得更久,于是將申文學拉到一邊說道:“你是老師?”

    申文學一臉驚訝。

    翟天靈解釋:“你一看起來就有老師樣。”

    “你鼻子真靈!”申文學贊。

    翟天靈:“……”

    難道不是眼神好?

    翟天靈好笑地說道:“我也是老師,她也是老師……”

    “都是同類啊,失敬失敬。”申文學呵呵拱手。

    翟天靈:“……”

    難道不應該是同行?

    “既然是同類,不好勞您大駕,把衣服都放那邊吧,咱們一起過去放煙花吧。”申文學指了指一旁的小電驢,“你這個樣子,別人還以為你是她家小廝。”

    翟天靈抱著三件外套不肯放,壓低聲音說道:“這小廝必須得當,你知道她是誰嗎?”

    “全欣欣啊!”

    “我不是說名字,我是說身份。”

    “老師啊,你剛才已經出賣過她了。”

    出賣?翟天靈一凜,“那我就再出賣她一次,她的叔叔是咱們教育局的華建敏大局長!哎——”

    翟天靈的尾音拉得長而曖/昧,一只眼睛還向申文學眨了眨。

    申文學“噗”樂了,“天靈靈,你就因為她的這個身份才和她做朋友的嗎?”

    “不是男朋友,男閨蜜而已,男朋友,咱也高攀不上。”翟天靈嘿嘿地笑。

    申文學徹底樂了,“你告訴我這些,用意何在?”

    翟天靈吞了吞口水說道:“全欣欣其實就是個特別單純的女孩子,你們和她玩的時候多寵著她一點,多捧著她一點,我們周圍這些人都對她這樣的。”

    申文學突然覺得全欣欣好可憐,身邊圍著一堆隨時出賣她的損友,她對翟天靈說道:“恕難從命,憑什么啊?不就是教育局長的侄女嗎?玉皇大帝的侄女都不能讓我眼睛眨一下!”

    申文學說著,撇下翟天靈,走向全欣欣,申文學控制不住自己,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接下來的翟天靈完全傻眼了,這個申文學不按套路出牌啊,一箱冷煙花她不但和全欣欣搶著放,還一次次放在全欣欣身上,全欣欣的新裙子也被燒出了好幾個洞。

    杜云舒都嚇壞了:“文學,你沒有近視眼的啊。”

    申文學對全欣欣豪邁擺擺手:“之前你燒了我的裙子,我也不要你賠了,咱們算是扯平了。”

    “我燒你的裙子我是不小心,你燒我的裙子你是故意的……”全欣欣要哭了。

    “不小心和故意,怎么界定?你拿出證據來!拿不出,友盡!”

    申文學說著走回翟天臨面前,重重一下,扯回紅色羊絨大衣,一邊甩到空中穿上一邊向路邊走去……

    此處應該慢鏡頭,一米六的個子,兩米八的氣場。

    全欣欣、杜云舒和翟天靈全都看傻了眼,在她身后成了一面滑稽的背景墻。

    申文學走到路邊的時候,杜云舒追了過來,一邊氣喘吁吁,一邊說道:“文學,你怎么突然變臉了?你是不是怕我吃醋啊?我跟你說,不會不會,其實全欣欣挺好的,我也挺喜歡她的,你和她交朋友,我不反對的,只要能分我一起玩就行……”

    申文學停住腳步,側頭看著杜云舒,正色問道:“杜云舒,你和我做了一輩子朋友,你竟然對我不了解?”

    杜云舒:“……”

    才二十幾歲,怎么就能叫一輩子呢?

    “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這就是我——申文學!”申文學向著杜云舒聳聳肩。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